欢迎访问中共济南市委党校!

OA登录 | 邮箱登录 | VPN登录 | 图书馆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党校声音

张梅: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的发展历程及经验启示

来源: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8-23 作者:管理员 浏览量:693

穿越百年  理响未来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为充分发挥党校(行政学院)在研究、阐释、宣传党史方面的理论优势和阵地作用,推进党史学习教育再掀高潮,我校(院)通过举办全市党校(行政学院)系统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理论研讨会等学术交流活动,形成了一批党史党建理论研究成果。我们将连续选登部分优秀文章,以飨读者。

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的发展历程及经验启示

张  梅

张梅,济南市委党校(济南行政学院)党史党建教研部副教授

干部人事制度是指党和国家关于干部人事工作的规章制度的总称,包括干部人事管理体制和干部人事管理具体规章制度两个部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干部人事制度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取得了巨大成就,为持续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组织保证和人才支持。回顾总结干部人事制度的百年发展历程和宝贵经验,对于新时代做好党的组织工作,进一步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的发展历程
我国的干部人事制度在革命战争时期初步形成,伴随着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不断推进。回顾干部人事制度的发展历程,大体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干部人事制度初步确立
这一时期,我们党紧紧围绕推动中国革命发展,在实践中初步形成了一套适应革命斗争需要的干部管理体制和制度。
1.形成了集中统一管理干部的体制。建党初期,中国共产党力量薄弱,为了适应艰苦的斗争形势,迫切需要加强组织建设,因此实行中央高度集中的干部管理体制。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党员数量越来越多,我们党逐步将干部管理职权下放,加强分层管理。1941年,中央明确规定,除军队系统的干部单独管理之外其他干部都由中央和各级党委的组织部统一管理。这种体制有利于根据斗争需要,统一调动斗争力量,确保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
2.确定党管干部的原则。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具有严密组织体系、严格组织纪律的无产阶级政党。党的一大纲领就明确了党的组织原则、组织机构。1928年党的六大将组织问题作为会议的重点之一,提出党的组织任务之一是“干部人才的产生和训练”。1938年,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上正式提出党管干部的重要思想。尽管随着时代变迁和工作任务的不同,党管干部原则的具体内容会有不同,但核心内容始终没有变。
3.确立正确的干部路线和干部标准。1929年6月,党的六届二中全会明确提出,干部选拔的主要标准是“政治认识、纪律性及对工人阶级利益的牺牲性”。1938年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进一步提出“才德兼备”的干部标准,强调中国共产党要实行“任人唯贤”的干部路线,而且指出这是“正派的路线”。这些重要论述和论断,标志着党的组织路线的正式确立。
4.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干部管理制度。遵义会议前,我们党侧重于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建设。1938年中央在各地设立党委组织部,对干部进行集中管理,同时逐步建立了一套具体的选拔、培养、管理、使用的干部管理制度,这些制度为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作了充分的组织准备。
(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干部人事制度曲折发展
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紧紧围绕巩固人民政权、恢复国民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等中心任务,制定了与之相适应的干部管理体制和管理制度,奠定了中国特色干部人事制度的基础架构。
1.建立分级分部的干部管理体制。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大规模展开,原有的干部管理体制明显不能适应新的形势需要。1953年11月,中央发布了《关于加强干部管理工作的决定》,提出建立“分级分部”管理干部的制度,这是干部管理体制上的一个重大变化。“分级”是指在中央及各级党委统一领导下,按照干部的职务和级别,由不同层次的党委组织部门进行管理。“分部”是指按工作需要,将全体干部划为九类,由中央和地方党委管理。这种“分级分部”的干部管理体制有利于整合干部资源,很好地适应了计划经济的要求。
2.设立人事管理机构。1950年底,中央借鉴苏联干部职务名单制的做法,拟定了由中央管理的干部和由地方党委管理的干部职务名单。同时,在政府系统设立人事部门,协助党委组织部管理政府机关及企事业单位的干部工作。
3.制定一系列单项法规和制度。新中国成立以后,我们党着眼于国家建设的需要,先后制定了一系列单项法规和制度,如1949年11月制定的《关于干部鉴定工作的规定》,1953年11月制定的《关于加强干部管理工作的决定》,1955年7月制定的《关于工资改革的决定》等,干部人事管理工作逐渐走上正轨。
(三)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干部人事制度全面推进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同时开启了干部人事制度广泛、深刻的改革历程。
1.下放干部管理权限。改革开放之初,为了适应经济体制改革和社会形势发展的需要,1983年10月,中央组织部印发《关于改革干部管理体制若干问题的规定》,提出了“管少、管好、管活”和分级分类管理的原则。1984年7月,中央决定下放干部管理权限,变下管两级为下管一级。这一改革,扩大了下级党委的干部管理权限,调动了多方面的积极性。
2.扩大国有企事业单位用人自主权。改革开放前,我们党实行高度集中的干部管理体制,国有企事业单位没有用人自主权。1978年9月,邓小平提出要“加大地方的权力,特别是企业的权力。”1983年10月,《关于改革干部管理体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提出,给予企事业单位更多的干部管理自主权,其中层领导干部,一般由企事业单位的党委自行管理。此后,国务院颁布《关于进一步扩大国营工业企业自主权的暂行规定》《国营企业招用工人暂行规定》等文件,扩大了国有企业用人自主权。1985年中央还先后制定《关于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和《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等文件,适当下放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权限,改变了过去事业单位统得过死,缺乏活力的状况。
3.探索建立分类管理体制。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和各方面改革的推进,转变政府职能、政企分开、政事分开成为现实要求。1987年10月,党的十三大强调“当前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重点,是建立国家公务员制度”,同时提出对党政干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实行分类管理。1993年8月,国务院颁布《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标志着公务员制度在我国正式建立。以此为契机,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人事制度分类改革也在实践中不断推进。
4.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在整体推进中不断深化。进入新世纪以后,为了适应国际国内形势的发展,中央先后颁布实施《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纲要》和《2010--2020年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规划纲要》,对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作出了顶层设计和全面规划。这一阶段的改革,一是以完善公务员制度为重点,深化党政机关干部制度改革;二是以完善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为重点,深化国有企业人事制度改革;三是以完善分类管理为重点,深化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干部人事工作的科学化、民主化、制度化水平提高到新的阶段。
(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干部人事制度日臻完善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新时代干部队伍现状,进一步丰富了干部人事制度的理论和实践,党的干部工作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1.进一步推进党政干部选拔任用关键环节改革。一是提出好干部标准。2013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提出“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标准,丰富和发展了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时代内涵。二是着力解决选拔任用机制突出问题。针对一些地方和部门干部选拔任用中存在的“唯票、唯分、唯GDP、唯年龄”等“四唯”问题,以及民主推荐、民主测评、培养年轻干部、完善选人用人机制等突出问题,党中央调整用人价值取向,提出了明确要求。三是着力解决干部管理宽松软问题。把从严要求贯穿于干部选拔任用全过程,落实到对干部严格考核、选拔和监督上,使干部选任工作沿着制度化和法制化的轨道运行。
2.进一步推进公务员分类管理改革。《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颁布以后,中央先后配套出台30多个政策法规,公务员管理制度渐成体系。一是推行职务和职级并行制度。中央先后出台《聘任制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规定》等政策规定,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基层公务员的积极性。二是推进专业技术类和行政执法类公务员分类管理。2016年7月,中央印发《行政执法类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和《专业技术类公务员管理规定(试行)》,公务员职位分类管理迈出新步伐。三是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先后通过《法官、检察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公安机关执法勤务警员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和《公安机关警务技术职务序列改革试点方案》,极大地促进了法官、检察官和警察队伍的专业化。
3.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人事管理改革。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入,国有企业人事制度改革的重点逐渐聚焦到国企负责人身上。2015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2018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央企业领导人员管理规定》,在职位设置、任职条件、选拔任用、考核评价、薪酬与激励、管理监督、培养锻炼、退出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完善了管理制度。
4.进一步推进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2014年4月,国务院发布了《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对岗位设置、公开招聘、竞聘上岗、聘用合同等重要问题进行了全面规范,确立了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的基本制度。除此之外,在深化职称制度改革、推进经营类事业单位转制为企业改革等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展。
综观来看,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一是在干部管理体制上,实现了从集中统一管理到分级分类管理的转变;二是在干部选拔任用方式上,实现了从委任制为主体到委任制、选任制、聘任制等多种选拔任用方式并存的转变;三是在选人用人行为上,实现了从“伯乐相马”到靠制度选人的转变;四是在改革内容推进上,实现了从侧重选拔任用到管理监督、考核评价和激励保障并重的转变。
二、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的基本经验
建党百年来,我们党始终紧扣时代要求,围绕历史使命,不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取得历史性成就,积累了丰富经验,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提供了有益启示。
(一)坚持党对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的领导
我们党是执政党,选人用人权是最重要的执政权。在任何历史时期,贯彻党的组织路线,推进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都必须把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推进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每一项措施,都应有利于加强而不是削弱党的领导,有利于巩固而不是动摇党的执政地位。实践证明,建党百年来,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遵循了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根本原则,既勇于改革不合时宜的干部人事制度,又从实际出发来建立健全各项管理制度,牢牢把握了正确方向,取得了良好成效。
(二)坚持紧紧围绕党的政治路线和中心任务开展工作
干部人事工作与党的政治路线紧密联系必须服从服务于党的政治路线。民主革命时期,我们党为了适应艰苦环境和夺取政权的需要,建立了党管干部原则和基本的干部管理制度。新中国成立以后,根据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需要,实行了分部分级管理干部的体制,奠定了新中国干部人事制度的基本框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为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央提出干部队伍“四化”方针,下放干部管理权限,持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了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党对干部人事工作的领导全面加强,不断完善干部人事管理制度体系,优化党和国家管理机构设置,干部人事制度更加成熟稳定。实践证明,只有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谋划工作,才能充分发挥干部人事制度的选人用人、人才开发、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等价值功能,为推进事业发展提供坚强的组织保证和人才支撑。
(三)坚持党管干部、党管人才原则和改革完善具体制度形式有机统一
坚持党管干部、党管人才,保证各级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忠于党和人民的人手中,是党的领导的重要内容和重要体现。尽管我们党根据不同的时代特点和实践要求,在具体的制度形式、管理的方式方法上进行过多次改革,但是党管干部、党管人才的原则一直没有改变。实践证明,坚持党管干部、党管人才,主要表现为:制定符合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不同特点的干部管理制度,推荐并管理重要干部和人才,制定干部路线、政策并通过一定程序转化为法律法规。具体管理模式是党委统一领导,组织部门牵头抓总,有关部门各司其职、密切配合,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干部人事工作格局。这就有力地保证了干部队伍和人才队伍的整体素质,丰富和发展了党管干部、党管人才的时代内涵。
(四)坚持不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的科学化、民主化、规范化
邓小平指出:“制度建设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和长期性。”干部人事制度涉及到为党为国育才造士,牵一发而动全身,必须科学设计,扎实推进,务求实效。所谓科学化,就是干部人事制度符合客观规律,能够促进优秀干部人才充分涌现,实现各尽其能、才尽其用。所谓民主化,就是干部人事管理要公平、公正、公开,有利于提高干部群众参与度,营造机会公平、规则公平的制度环境。所谓规范化,就是干部人事制度建设与改革的成果,体现为法律、法规、党内文件等规范性文件,有效避免工作中的随意性。实践证明,我们不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的科学化、民主化、规范化,干部人事工作有了长足发展,进一步彰显了中国特色选贤任能的制度优势。
三、新时代继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几点思考
以史鉴今,继往开来。新时代继续推进干部人事制度发展与改革,主要把握以下几个方面。
(一)突出政治标准,坚持多层次选人用人标准和条件
把政治标准作为选人用人的首要标准,这是政党的政治属性决定的。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围绕“德才兼备,以德为先”这一选任干部的根本标准,在不同阶段又对其进行丰富发展。毛泽东同志指出,政治是主要的,是第一位的,干部要又红又专。邓小平同志提出干部队伍“四化”方针,强调首先要革命化。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标准,把信念坚定放在了首位。在新时代,更要突出政治标准,把政治过硬作为选人用人的最重要的标准,着力选用坚定“四个意识”“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的干部。在此基础上,建立健全与不同工作部门、不同职务层次、不同职位类别相适应的多层次选人用人标准,确保党中央政令畅通。
(二)完善干部科学分类,明确界定不同类别干部的归属
实现干部科学分类,是有效管理干部的前提。由于干部本身的内涵和外延非常复杂,加之社会分工日益精细,分类管理不仅成为我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路径和方法,也是我们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之一。总体而言,我国干部人事制度仍停留在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总体分类层面,分类管理还需要进一步细化。要根据党政机关、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的不同特点,适应不同领域、不同行业和不同类型干部的情况,厘清和规范委任制、选任制、考任制、聘任制干部的适用界限,明确界定不同类别干部的归属,着力构建有效管用、简便易行的选人用人机制。
(三)建立集聚人才的体制机制,促进各方面优秀人才充分涌现、各尽其能、才尽其用
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关键在人才。邓小平曾经指出,事情成败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发现人才,能不能用人才。建立集聚人才体制机制,择天下英才而用之,是党和国家始终保持生机活力的力量源泉。自2003年确立党管人才原则以来,我们党不断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上取得突破性进展。2016年3月,中央发布《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在推进人才管理体制改革、改进人才培养支持机制、创新人才评价机制、健全人才顺畅流动机制、强化人才创新创业激励机制、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才用才机制、建立人才优先发展保障机制等方面,进行了全面部署,提出多项改革措施。新时代我们要继续健全党管人才领导体制和工作格局,创新党管人才方式方法,通过制定政策、完善机制、改善环境、优化服务,把各方面优秀人才集聚到党和国家事业中来,为有志成才的人提供更多发展机遇和更大发展空间。
(四)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改革与稳定的关系,增强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系统性和协调性
干部人事制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内容,既是党的干部制度,也是国家的干部人事制度,是两者的有机统一。进入新时代,干部人事制度必须适应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既服务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领域改革,又实现自身改革的全面深化。这就要求必须坚持系统思维,正确处理继承与创新、改革与稳定的关系。一是实现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等一级体制改革的协调,二是实现干部人事制度内部各项具体环节改革的协调,三是实现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与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协调。我们只有从改革的社会系统观出发做到统筹协调步骤稳妥才能真正取得成效。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2]邓小平文选(第二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4]苗月霞.中华人民共和国人事制度70年:回顾与展望[J].中国人事科学.2020年第1期.

[5]王军 郑杰洁 冯南.锻造忠诚干净担当的中坚骨干[N].中国组织人事报2021年7月1日.

[6]薛立强.新中国70年干部人事制度的发展历程与基本经验[J].学习与探索.2019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