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共济南市委党校!

OA登录 | 邮箱登录 | VPN登录 | 图书馆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教学培训

全过程人民民主——通向未来共产主义 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 ——读《德意志意识形态》国家和法同所有制关系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25 作者:政法教研部讲师 杨杰 浏览量:53696

政法教研部讲师    杨  杰

在《德意志意志形态》一书中,马克思谈到了国家、法与所有制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国家的出现是所有制发展的必然结果,另一方面,所有制的组织形式需要由法律以国家意志的方式加以体现和保障。所有制关系也就是财产关系,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所体现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所形成的社会关系。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强调所有制问题是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的发展程度怎样。” 习近平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断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从所有制关系上讲,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一种所有制关系的表达与协调机制,其实现了过程与成果、程序与实体、直接与间接、人民民主与国家意志的有机统一,是通向未来共产主义和谐社会确保公平正义的必由之路。

一、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需要全过程人民民主

(一)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和谐来自于全过程人民民主让共识的达成

共产主义社会之所以被称为理想社会,其中一个根本理由在于在各方面都要形成一种包容和谐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的形成,一方面需要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保障,以便于大家对某些问题能够达成共识。另一方面,也需要对每一个体所应有的尊严、所需求的公平正义,通过全过程人民民主得以体现。正是因为全面实施了全过程人民民主,共产主义社会的不同社会关系的个体或群体之间,共同的认识需求能够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得以实现。

(二)全过程人民民主在实现未来共产主义过程中碎化着国家权力

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是迈向共产主义的必由之路。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所谈到的:“真正的民主制中政治国家消失了,这可说是正确的,因为在民主制中,政治国家本身,作为一个国家制度,已经不是一个整体了。”全过程人民民主对权力的碎化作用,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主要体现为在立法、执法、司法过程中人民对各项权力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正是通过全过程人民民主功能性嵌入,在潜移默化中,权利对权力替代性的碎化作用慢慢使国家某些功能消亡。正如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指出的,“于是,在美国的乡镇,人们试图以巧妙的方法打碎(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的话)权力,以使最大多数人参与公共事务。(也是法国巴黎公社直接民主制度原型) ”这种直接民主参与公共事务的方式,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予以了肯定。

(三)全过程人民民主体现着共产主义社会实现过程中应有的公平正义

强调人民民主的全过程性,是因为人民民主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承载着重要的风险防控功能。

第一,人民民主具有正义实现功能。这是自然正义原则在民主方面的基本体现。自然正义原则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法官,这是回避权的要求;二是听取当事人的诉求。从人民民主角度上讲,第二项原则就是申诉权,作为基层党政府部门,听取人民诉求不仅是对人民民主权利的尊重,更是民主执政的根本要求。

第二,人民民主具有压力释放功能。霍桑效应最能解释人民民主的压力释放功能,简单来说,霍桑效应是指通过让人表达诉求方式给自己释压来确保社会和谐稳定的方式。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北省武汉市考察疫情防控工作时指出,“对群众出现的一些情绪宣泄,我们要多理解、多宽容、多包容,更要做深入细致的工作,包括心理疏导、解决实际困难

第三,权利保障功能。人民民主能够确保宪法第41条明确赋予公民的三项基本权利:对不良作风的批评、建议权;对违法失职行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权利受损的求偿权。

二、全过程人民民主推进过程中的时代审视

尽管作为人民民主最重要体现形式的人民民主在基层社会治理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选举、协商、决策、管理、监督等重职能,但就人民民主应具备的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过程上,还出现了重选举轻治理、重过程轻落实、重参与轻发言、重规则欠精准等过程中断现象,值得引起重视。

第一,制度不精准。就人民民主发展过程来看,我国出台的包括《村委会组织法》等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文件并不少,但在实践操作过程中,出现的现实问题并不能从现有制度规则或政策文件上精准找到应对之策。如在推行书记主任一肩挑过程中,如果书记被问责撤职,那其担任的主任之职在实践中很难及时依法定程序被撤换等。

第二,人民民主制度所需政治文明没有配套形成。就民主发展规律而言,在客观上,民主权利实现与人的财富、离权力中心距离、教育程度有关;在主观上,民主权利实现与个人诉求表达能力、反驳他人能力、妥协让步能力有关。虽然我国人民民主发展比较超前,但与之相适应的法治信仰、道德品质、民主素养等都很欠缺。

第三,人民民主承担的选举与治理功能失衡。主要体现为:一是陷入选举主义谬误,重选举民主轻决策、管理和监督,使人民民主功能失衡;二是政府治理与社会自治边界混淆,公权力过多干预权利自治事项范畴,统计显示,政府在人民民主发挥过程中,尤其是群众自治权实现过程中,大约只有5%的事项是需要政府干预解决的;三是党内民主、人民民主、协商民主与人民民主缺失有效融通机制等。

三、推动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共产主义和谐社会之路的现实应对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需要解决的问题的。”新时代,要让全过程人民民主成为走向未来共产主义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必须在实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民主真谛上做足功夫。

(一)坚持党的领导

一是发挥好基层党组织民主示范作用。正如党的十六大报告所指出的:“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对人民民主具有重要的示范和带动作用”。二是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要相互促进。党内民主对人民民主是自上而下的推进,党内民主与人民民主要有机衔接,人民民主要通过自下而上的发展方式,不断增强与党内民主的融通融入能力。三是党组织要引领好人民民主。党的引领包括:基层群众自治的相关政策法律的完善、人民民主典型经验的总结推广、新时代党的指导思想对人民民主全过程的融入等。,

(二)探索建立人民民主全过程化

对人民民主而言,人民民主全过程化表现为三个方面的特征。一是全民性,即除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的人进行必要的权利限制外,要做到人民民主面前人人平等,做到民有所呼、我有所应。二是全周期性,即人民民主要体现全过程。除要确保人民民主选举功能发挥外,还要体现协商、决策、管理、监管的治理功能,这正是我国人民民主较之于西方民主制度单一选举功能所体现的制度优势所在。三是全覆盖性,即在人员上要体现出全民性。在内容上要体现出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文明全方面,在程序上要体现出所有环节,在民主形式上要体现出党内民主、人民民主、协商民主与人民民主的一体化衔接,在制度上要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三)增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法治化进程

一是用好基层立法联系点加强立法的民主性。虽然目前我省很多地市已实施基层立法联系点制度,但很多地方在实施过程中没有配套相应制度保障,需要补上这一课。二是规范好民主行政的柔性执法行为。虽然柔性执法能够很好地处理好行政执法与人民民主治理功能作用发挥的双重功能,由于缺失统一的制度规范,在践行过程中还存在柔性执法行为任性失范问题,这影响了社会主义法文化“法安天下”与“德润人心”功能在人民民主作用的发挥。三是要促进司法民主化和民主司法化,确保人民民主对司法过程的参与。同时,对有损人民民主权利实现的违法行为,要确保司法对人民民主权利实现的保障。四是要加快人民民主协商制度法制化,即要通过立法方式,将人民民主协商制度纳入法治化轨道。

(四)采取多种形式激发人民民主的活力

一是要明确政府治理与基层自治的职责边界。即政府在引导好基层自治的同时,只要做好百分之五需要政府参与治理的事项即可。二是要防止权利任性,尤其是要防止滥用人民民主权利。三是要强联动,即要盘活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的民意代表功能。通过建立常态化机制增强政协委员、人大代表与社会各界及基层群众民主互动过程;四是要抓落实,即在平等自愿基础上通过签订协议、引入公证、采取律师见证、邀请政府参与、进行司法确认等方式确保人民民主协商结果得到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