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共济南市委党校!

OA登录 | 邮箱登录 | VPN登录 | 图书馆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教学培训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与和解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25 作者:经济管理教研部副教授 常颖 浏览量:56235

经济管理教研部副教授    常  颖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是马克思1844年4月至8月在法国巴黎撰写的未完成手稿,直到1932年才被整理出版。这是一部马克思早期最重要、影响最大的著作之一,它既闪烁着新思想的光芒,同时又带有旧思想的印记,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史上最富争议的文本。青年马克思在“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私有财产和共产主义”“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评”等部分描述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身关系在共产主义社会的应然状态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实然状态,形成了马克思恩格斯生态思想的雏形。

一、劳动:联系人与自然的桥梁

劳动对于人类文明和历史进步具有重大意义。整个世界历史无外乎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人正是通过劳动这种有意识的生命活动创造了社会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在《手稿》中,青年马克思开始将“劳动”这个概念使用在哲学与经济学中,明确了“劳动是联系人与自然的桥梁”这个科学判断。

劳动使人与动物区分开来。马克思在中学毕业论文中就开始思考人与动物的区别,认为人比动物高贵的地方在于人有高度自觉的社会责任感与历史责任感。在《手稿》中,马克思进一步探讨劳动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动物的活动有时候也会改变自然(如蚂蚁筑巢,鸟儿搭窝),但这种改变很明显只是一种本能,而不是在正确认识和运用自然规律的基础之上的有意识活动。因此,动物只能维持自身的繁殖行为,而人类除了维持自身的繁殖行为之外,还能按照自身需求,按照美的规律创造性生产、改造整个自然界。人对于自然的社会责任感就在于一方面要按人类的需求,另一方面要按美的规律来改造自然界。

人与自然在实践关系基础上形成的多重关系是历史的、具体的、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贫穷的人没有心思去欣赏什么美丽的景色,唯利是图的商人看不到矿物的美和独特性。从价值关系看,人与自然之间经历了自然是人的工具到人应该合理利用自然的转变。马克思既承认自然界各物种对于维持自然生态系统平衡而具有的内在价值,又主张自人的生存和发展而言的外在价值,是人与自然价值统一论者。

二、异化劳动:人与自然关系异化的根源

异化劳动,简单地说,就是劳动的异化,劳动的异己化。比如说,一个人他是劳动者,他的劳动过程、他的劳动产品,他在劳动过程中与别人结成的关系,本来都是属于他的,但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却成为外在于这个人的力量,成为他无法控制、拥有和主导的外在对象。异化思想是贯穿马克思早期理论思考的一个基本指南,它在马克思哲学中有着基础性地位。在《1844年手稿》中,马克思剖析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资产阶级国民经济中存在的问题,完整地提出了异化劳动理论,揭示了人的劳动产品同工人相异化;人的劳动活动同人相异化;人的类本质同人相异化;人同人的关系相异化这四个规定。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受资本逻辑的主导,异化劳动带来的是经济生活、政治生活、观念生活等所有人的生活领域的异化,当然也包括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

人与自然是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人直接是自然存在物,是自然存在物与社会存在物的对立统一。一方面,人的生存和发展要受到自然界客观条件的限制和制约;另一方面,人能够能动地、创造性地认识和改造自然。因此,人是自然存在物与社会存在物的对立统一,人不能脱离自然而实现自己的本质力量。

异化劳动导致了人与自然关系分离。劳动是人与自然关系的桥梁,劳动出现了异化,人与自然的统一也就随之打破。《手稿》中,马克思强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业的力量加剧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分离。人越是通过劳动占有自然界,获得财富,自然界就越受到伤害,人就越失去它。由于获得利润的动机,资本家通过异化劳动实现对工人经济与生态双削的同时,却希望工人能够尽量高消费,以加速资本周转速度,使资本可以更快被利用起来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每个人都指望使别人生某种新的需要,以便迫使他作出新的牺牲,以便使他处于一种新的依赖位并且诱使他追求一种新的享受”。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虽然工人连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但只有生产出来的产品不断被消掉才有可能续新的一轮的生产这是本主义生产方式持续下去的前提。资产阶级一方面希望生产的产品能够卖出去,另一方面为了节省成本又尽其所能地克扣工人的工资,这样导致生产相对过剩与工人购买力不足,从而不可避免地产生经济危机。这也是促使消费主义产生直到今天盛行的根本原因消费主义本质上是反生态的,这种反生态的消费方式加剧了人类对自然的破坏。

三、异化与扬弃异化:人与自然和解的必经之路

自然科学的发展加剧了资本主义条件下异化劳动对自然的破坏、工人身心的摧残、社会关系的扭曲。工业越来越进入人的生活,使得人的生活非人化倾向日益严重,但这种非人化方式的异化劳动为人的解放作准备,是实现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身关系和解的必经之路。马克思指明了从异化劳动到扬弃异化劳动是人与自然关系实现和谐的具体路径。“自我异化的扬弃同自我异化走的是同一条道路”[1]。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由于追求利润不考虑自然的承载能力,工人所从事的劳动已不再属于工人自身,这样就造成了人与自然的双重异化。当金钱统治了人,使得人们向它顶礼膜拜,金钱剥夺了人和自然界的价值,使得人类对自然界不屑一顾,这种金钱统治下的自然观贬低了自然界应有的地位与价值。“一切生灵,水里的鱼,天空的鸟,地上的植物,都成了财产;但是,生灵也应该获得自由。”[2]虽然资本的自然观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但它又是人类无法逾越的历史阶段,因为“在人类历史中即在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中生成的自然界,是人的现实的自然界;因此,通过工业——尽管以异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类学的自然界”。[3]虽然,工业化大生产造成了人与自然关系的异化,但同时也创造出了巨大数量的物质财富,这是真正的、人类身处其中的对象性关系的自然,它为人类发展提供物质基础。

四、共产主义:人与自然关系超越异化达到和解

共产主义承担着克服异化劳动的使命。在共产主义社会,人的劳动将是自由的生命活动,人能够在劳动中感受到生命的力量、价值和尊严,在这种自愿地、积极地劳动中人与自然、人与人、甚至是人与自身的关系最终得到和谐统一。“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決。”[4] 

共产主义社会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实现了人与自然持续不断的良性互动。自然界将作为人的无机身体而存在,人的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联系,也就是同自身相联系,人不再是自然的对立面,而成为自然的一部分。这样,人化的自然与人的自然化相互融合,实现了人与自然的真正统一,从而也实现了人与人、人与自身的真正统一,实现了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注定会加剧人与自然的对立,带来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他将人与自然对立关系的消除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内容,对今天来说依然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价值。破坏人的生存环境的是人类自己,是人所形成的社会。所有人以所有人为敌的社会,必然会加剧人对自然的掠夺。因此,彻底解决人与自然的矛盾必须通过理顺人与人的关系来解决人的对立。共产主义社会中,人的个性和自由得到彰显,而且每个人的个性和自由都是其他人的个性和自由的条件,每个人都是为别人的存在而存在。

在《手稿》中,马克思以人与自然关系从异化到扬弃异化为主要线索,揭示了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本原因,为人与自然关系的最终和解提供了理论前提,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态文明建设依然具有重要价值。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2页。

[2]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52页。

[3]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93页。

[4]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18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