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共济南市委党校!

OA登录 | 邮箱登录 | VPN登录 | 图书馆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教学培训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政治经济学意蕴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25 作者:党史党建教研部助教 杨謹硕 浏览量:56900

党史党建教研部助教    杨謹硕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以下简称《手稿》)在1932年时隔近百年的首次发表,开启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的又一个新阶段。这份《手稿》被誉为“马克思主义的秘密和诞生地”,不仅是一篇经典的哲学论著,也是马克思开始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起点,是马克思从哲学批判到政治经济学批判的重要转折点。

一、内容“革故”:以“异化劳动”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手稿》是马克思于1844年4月至8月在巴黎研究政治经济学时所撰写的,所以又被称为“巴黎手稿”。虽然此前,恩格斯于1844年2月在《德法年鉴》上发表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率先批判了古典政治经济学。但马克思对于政治经济学的再次批判,也就是对于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批判,是对德国政治经济学的完善与发展,也为后来《资本论》的诞生确立了思想基础。具体来看,《手稿》主要由以“异化劳动”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批判、以“异化劳动积极扬弃”为核心的共产主义、以“对象性活动”为核心的哲学变革三大部分内容组成,分别涉及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和哲学领域。其中,以异化劳动为核心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深刻展现了《手稿》的政治经济学意蕴。

马克思在《手稿》的序言中写道:“我用不着向熟悉国民经济学的读者保证,我的结论是通过完全经验的、以对国民经济学进行认真地批判研究为基础的分析得出的。”马克思在文中提到的国民经济学,其实也是古典经济学,是当时德国人对政治经济学的统称。在《手稿》的序言中,马克思就宣称要对古典政治经济学进行批判。

马克思对于国民经济学的批判首先从二律背反入手。在马克思看来,国民经济学内在地包含着一系列的基本矛盾乃至二律背反。二律背反最明显地体现在劳动价值论和工资规律的矛盾上。马克思在《手稿》中指出:“国民经济学家对我们说,劳动的全部产品,本来属于工人,并且按照理论也是如此。但他同时又对我们说,实际上工人得到的是产品中最小的、没有就不行的部分,也就是说,只得到他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工人生存所必要的那一部分以及不是为了繁衍人类而是为繁衍工人这个奴隶阶级所必要的那一部分。”具体而言,一方面,在劳动价值率方面,以亚当·斯密、李嘉图为代表的国民经济学家的一个重要理论前提和基础是劳动价值理论。他们强调价值的唯一实体是劳动,一切价值都是凝结起来的劳动。所有的劳动产品都属于劳动者,因为所有的物质产品都是劳动者创造的。按照自然权利的法则,产品应该全部属于劳动的人格化,即工人。另一方面,在工资规律方面,国民经济学家提到劳动者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只能够得到产品中极小的一部分而非全部,这部分也就是工资。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也就是说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来决定工资的额度。于是这里就出现了国民经济学在理论上的内在矛盾。

与此同时,马克思立足于异化劳动批判了国民经济学的局限性,指出国民经济学的二律背反来自于劳动这一国民经济学理论的出发点。国民经济学家宣称的劳动并非自然的、一般的劳动,而是自相矛盾的劳动,被马克思称为“有害的、造孽的劳动”、“片面的、抽象的劳动”、“异化劳动”。马克思在《手稿》中指出:“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产品越多,他就变成廉价的商品。”马克思在这里对劳动的异化作出了形象生动的描述,展现为“物的异化”,表现为积累起来的劳动支配活的劳动。同时,立足于异化劳动,马克思对国民经济学的理论假定私有财产作出批判,认为私有财产是异化劳动的结果,私有财产并非自然的、理所当然的,而是劳动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

由此可见,马克思在“异化劳动”的范畴内,从内容上批判了古典经济学,成为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重要起点。

二、方法“鼎新”: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的萌芽

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辩证方法,也就是唯物辩证法,是政治经济学研究的重要科学方法。以往的古典经济学家研究政治经济学,较多地是从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出发。即便是有的古典经济学家的经验论方法带有某种程度的唯物主义性质,但仍然难以解释资本主义经济世界中的二律背反。《手稿》堪称运用辩证逻辑的典范,是马克思对思辨辩证法作出独立批判的真正开端。

一是马克思完成了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批判。毫无疑问,黑格尔的辩证法是深刻的,如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评价黑格尔的哲学饱含历史感。但黑格尔的辩证法也带有唯心主义、神秘主义的色彩。通过《手稿》的最后一章,也就是第三手稿,即“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马克思立足于费尔巴哈对于黑格尔哲学的批判性成果,完成了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在《手稿》中,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核心,即思辨的思维、否定之否定、辩证法,进行了批判。一方面,马克思肯定了黑格尔的辩证法抓住了劳动的本质。另一方面,马克思指出了黑格尔的“双重错误”。其一,《手稿》对《精神现象学》进行了全面地梳理、批判地考察,综合批判的方面和非批判的方面,认为《精神现象学》是一种“神秘化的批判”。其二,马克思指出黑格尔的第二个错误也就是把异化和对象化混同起来。

《手稿》对于黑格尔哲学的批判可以说是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第二次批判。早在此前,马克思就已经通过1843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开始了对于黑格尔哲学的批判,是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第一次批判。但这次批判发生在马克思系统的学习经济学之前,因此马克思仅从费尔巴哈的自然唯物主义出发展开批判,并未完成对黑格尔社会历史辩证法的批判。所以《手稿》标志着马克思从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视角出发,用这一革命的、科学的研究方法,通过多重地辩证扬弃,完成了对于黑格尔哲学乃至整个哲学的全面批判。

二是马克思开始逐渐摆脱费尔巴哈的影响。在《手稿》中,马克思高度肯定了费尔巴哈,总结了费尔巴哈的三大历史功绩,即费尔巴哈完成了对一般哲学的批判、在高级的哲学直观当中把握了社会、把直接的感性同思辨的思维对立起来,同时认为自己对于国民经济学的批判受到了费尔巴哈极大的影响,吸收了费尔巴哈感性的、对象性的原则。但与此同时,马克思在《手稿》的序言中写道:“相反,费尔巴哈的关于哲学的本质的发现,究竟在什么程度上仍然——至少为了证明这些发现——使得对哲学辩证法的批判分析成为必要,读者从我的阐述本身就可以看清楚。”早在1843年,马克思曾认为费尔巴哈已经对黑格尔哲学进行了彻底的清算,并在《手稿》中提到“费尔巴哈是唯一对黑格尔辩证法采取严肃的、批判的态度的人。”但也正是在《手稿》中,马克思微妙地表达了费尔巴哈对于黑格尔的批判工作看似完成但尚未完成,也就认为有必要对黑格尔辩证法和一般哲学进行重新批判。正是因为《手稿》感觉费尔巴哈对黑格尔辩证法的批判是不充分的,使得马克思超越费尔巴哈成为可能。总的来看,从马克思思想的整个发展历程这一更为宏观的视角考察,虽然马克思在这一时期明显地站在费尔巴哈的立场上,但在手稿中对费尔巴哈有着非常婉转的批判,这可以从马克思在1845年通过《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对费尔巴哈进行全面地清算得到印证。

总而言之,“对象性”是费尔巴哈哲学的核心概念,“活动”是黑格尔哲学的关键术语。马克思在《手稿》中提出的“对象性的活动”,并非是将两者简单相加,而是创造性地、科学地结合,也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发展。此外,马克思对于经济学范畴的辩证分析,在《手稿》中到处都可以看到,如对于私有财产的辩证阐述、对于“生产总体辩证法”的深入阐述。由此可见,《手稿》表明,马克思在研究方法层面超越了古典学派,标志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方法的初步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