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共济南市委党校!

OA登录 | 邮箱登录 | VPN登录 | 图书馆 | wechat wechatcode searchbutton
subbaner

科研咨政

异化劳动理论对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指导意义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1-25 作者: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 赵婷婷 浏览量:51541

经济学教研部副教授    赵婷婷

马克思在1844年写下《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提出了著名的异化劳动理论,即资本主义社会经济问题的基本范畴和理论是“异化劳动”:人的劳动的本质是自由自觉的自我能力实现的需求,但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却发生异化,使得人与劳动产品相异化、人与劳动本身相异化、人与类本质相异化进而人与人相异化。异化劳动理论的生成,奠定了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本质与基本矛盾的伦理基础,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对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坚持正确的劳动观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揭示了异化劳动的四重规定性。第一重规定性是从现有的经济事实出发,即“劳动者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的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劳动者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是变成廉价的商品。”进而说明第一种规定,劳动者同自己的劳动产品的关系就像同一个异己的对象的关系一样。因此,劳动者同自然界的关系也发生异化,劳动者越是通过自己的劳动占有外部世界,就越是失去生活资料,同时劳动者越来越沦为自己生产的对象的奴隶。以这种生产结果的分析为基础,“产品不过是活动、生产的结果”,马克思引申出劳动异化的第二重规定性,即进一步分析生产行为本身,得出劳动对象的异化不过是劳动活动本身异化的结果。对劳动者来说,劳动并不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劳动者只有在劳动之外才感到自由自在,而在劳动之内则感到怅然若失,因此,他的劳动不是自愿的,而是一种被迫的强制劳动,“只要对劳动的肉体强制或其他强制一消失,人们就会像逃避鼠疫一样地逃避劳动”。从以上两个规定性,马克思进一步得出了第三个规定性,即异化劳动把自我活动、自由活动贬低为单纯的手段,从而把人的类的生活变成维持人的肉体生存的手段,人的劳动本身、生命活动本身、生产生活本应是人超越动物的体现,即创造生命的生活,但却被强迫成为维持生命的唯一方式,与其他动物无异。由此,可以直接得出第四重规定性:人同人相异化。“人的异化,一般地说,人对自身的任何关系,只有通过人对他人的关系才得到实现和表现”,当人同自身相对立的时候,他也同他人相对立,即工人生产出一个同劳动疏远的、站在劳动之外的人对这个劳动的关系,这种关系的结果正是私有财产。因此马克思从异化劳动概念推导出私有财产的概念,尽管私有财产表现为异化劳动的根据和原因,但“确切地说,私有财产是异化劳动的产物、结果和必然后果”,同时也是劳动异化的实现。

正是基于以上分析,马克思进一步阐述,共产主义是对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向自身也就是向社会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自觉实现并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实现的复归。这种共产主义,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 

马克思的上述分析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坚持正确的劳动观提供了根本指引。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应始终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坚持劳动者在社会发展和财富创造中的主体地位,历史地、辩证地同异化劳动做长期斗争。也正是在正确的劳动观引领下,我国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一方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共产主义是对私有财产的积极的扬弃”,只有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人的劳动才是自己的劳动。另一方面当前我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非公有制经济仍然是全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非公有制经济遵循资本逻辑,以“资本的耗损”为出发点和价值标准,当前经济运行中不少企业仍然以延长劳动者绝对必要劳动时间、相对必要劳动时间,榨取剩余价值作为资本积累的重要方式。因此应引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树立尊重劳动和劳动者的价值理念,在全社会突出和倡导劳动者主体地位,鼓励企业通过创新和正当竞争获取利润,尽量减少劳动异化的负面效应。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更加需要处理好劳资关系

资本主义社会基本关系即资本家与劳动者之间关系,从表面上看,一方是资本所有者,一方是劳动力所有者,资本雇佣劳动两者似乎是平等的。特别是在一纸双方认同的劳动合同的形式下,这种平等性更给人以假象。然而马克思分析,在当时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只能是异化劳动,这使得资本与劳动之间存在不可调和的内在矛盾,而“胜利必定属于资本家”。资本家没有工人能比工人没有资本家获得长久,资本家的联合是常见的和有效的,工人的联合则遭到禁止并会给他们招来恶果。此外,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可以把产业收益加进自己的收入,而工人除了劳动所得,既无地租也无资本利息。因此,“资本、地租和劳动的分离对工人来说是致命的”。

而这种致命性无论在经济衰退、经济快速发展还是经济停滞状态下都不会改变。马克思剖析了三种社会状态,来考察工人的社会地位。当社会财富处于衰落状态,工人的贫困日益加剧,工人阶级遭受的痛苦最大;经济增长状态是对工人最有利的社会状态,此时贫困具有错综复杂的形式:因为资本是积累的劳动,所以工人的劳动产品越来越多地从他手中被拿走,工人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反常和带有强制性,因此“工人的结局也必然是劳动过度和早死,沦为机器和资本的奴隶”;而在财富达到顶点状态时,工人的贫困持续不变。

马克思所揭示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上述问题,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市场经济问题,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具有重要价值,特别是对于处理完善劳资关系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我国民营经济的贡献是56789,其中贡献了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这意味着庞大的私有资本与庞大的雇佣劳动,由此结成的劳资关系事实上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生活中最为重要的经济关系。这种关系产生的影响力,怎样估计都不会过分。因而劳资关系和谐程度,直接影响经济运行的良性程度,从而最终影响整个经济社会的和谐程度。应从多方面保护广大劳动者的生存权与劳动权,保护他们切身的经济利益,包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和完善工会制度,保障劳动者集体权益;完善法律法规,为保障劳动者利益提供法律依据;调整财富和收入分配,提高社会保障水平等等。

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正确认识资本本性并加以合理利用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对劳动异化的分析贯穿着对资本的一贯认识,即资本是“对劳动及其产品的支配权力”。劳动异化过程伴随着资本不断追逐利润的过程,而人与劳动本身异化的根本原因就在于资本对劳动过程的支配。在当时资本主义最为发达的英国,资本的这种支配“把绝大多数居民推入工业的怀抱,并把它自己的工作压榨到赤贫的程度”,而这必然导致革命,最终工业和地产必然以垄断的形式和竞争的形式走向破产。

马克思对异化劳动的这种分析也延续到了他的后续著作中。比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1卷)中进一步分析了商品拜物教,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交换劳动的关系,被物化、被扭曲,似乎商品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支配人的行为。而这正是异化劳动的表现,在资本发挥本性追逐利润的作用下,物之间的交换关系掩盖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商品形式在人们面前把人们本身劳动的社会性质反映成劳动产品本身的物的性质,反映成这些物的天然的社会属性,从而把生产者同总劳动的社会关系反映成存在于生产者之外的物与物之间的社会关系。由于这种转换,劳动产品成了商品,成了可感觉而又超感觉的物或社会的物。”

马克思的分析为我们正确认识资本本性并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加以合理利用提供了理论遵循。我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也会面临市场经济自身内在的一些矛盾和问题,如自发性、盲目性、拜物教等,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一方面,资本的运动促进了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需要注重释放资本追求价值增值的功能,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推动资本在价值规律作用下创造和积累社会物质财富,不断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另一方面,也要意识到,资本的逐利本质一旦放任,将必然带来资本向少数人集中,垄断出现,损害社会利益。实际上这些年我国在房地产、教育、娱乐圈、互联网平台等领域也出现了一些资本垄断和无序扩张的问题,这些问题传导到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损害了经济的健康发展,产生了很多不良影响。因此在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还需要抑制资本的劣根性,通过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通过调整生产关系和创新制度供给,规范资本发展路径,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也正是基于这种认识,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伟大创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